香蕉甜甜圈

妮可和玛格丽特

一直以来都很想写出来的东西
姑且先放一部分吧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索德米德尔学校放假了,有十六天。
放假前妮可就把日期算得清清楚楚。
学生总是把假期时间记得十分清楚,每天掰着指头算还剩多少时间写作业。
不过今天不是用来写作业的,今天是用来玩的。放假头三天总是用来玩的。大概只有最后三天才是用来写作业的。
妮可于是扔下书包,去找玛格丽特。

玛格丽特假期的前三天也不是用来写作业的,于是她拉着妮可去了集市。
集市里东西特别多,吃的特别多,衣服特别多,小姐姐也特别多。
玛格丽特和妮可一边假装在认真画画,一边暗中观察经过的小姐姐。妮可手指上的煎饼酱沾得到处都是。
玛格丽特突然抓起油腻腻的画笔,摆出自己很会画画的严肃表情。
啧啧啧。妮可东张西望,看见一个穿着绿裙子的好看的小姐姐,有深色的头发和深色的眼睛,嘴角有一颗迷人的痣。
“好看好看。”妮可赞同地点点头,赶忙抓起另一根油腻腻的笔在纸上涂抹了起来。
绿裙子的小姐被二人吸引了注意力,她似乎注意到了被妮可刻意画在显眼位置的绿色,弯起了嘴角,嘴旁的痣跟着一起上扬。
哎哟梅林的大胡子噢,简直像吃了一大口大西瓜。妮可表情夸张地把稍微干净点的手捂在胸前。
玛格丽特一边害羞地眨着眼睛,一边嫌弃地抽出一块帕子扔给妮可。

今日份的沙雕图,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
这个限定兔耳大卫请你们拿好

Eifersucht.2

性转注意。

海伦娜感到孤独。

绘本里王子和公主还是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。多么甜蜜的结局。

然而海伦娜感到孤独。

“这不是一本好绘本。”海伦娜对它下了定论。

于是她关上灯,无声地躺在床上。

越是甜蜜,越是窒息,爱情啊,爱情啊。

这位艺术家写诗的天分到此为止。

她只好在心里描画她的莉莉丝。

金发的莉莉丝,她用蓝眼睛奴役你,却对你的努力漫不经心。她讨厌等待。她喜新厌旧。她只对美丽的人投去目光。

她会在意她丑陋的跟班吗?

海伦娜皱缩在角落。

她感到她的缪斯将弃她而去。

海伦娜感到孤独。

Eifersucht .1

为什么这么喜欢艺术家先森呢
性转注意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杜普雷又交了新男友。
海伦娜从走过她身边的女生的嘴里听到这个消息。
“新转来的那个?”
“嗯哼……”
她们走远了。
海伦娜只好继续低着头往前走。

海伦娜走到校门口,远远的就看见了金发的杜普雷小姐。
杜普雷小姐大概在和她的新男友调情。她靠在他身上。
海伦娜移开视线,远远的停住脚步。
她在想她的朋友要多久才会想起她。
她挪了挪脚尖,就那么站着。
她的缪斯在那个卑鄙的骗子怀里笑得毫无防备。那个无耻的,空有皮囊的拉丁人。

人群在她身后分开,又在她身前汇集。
她的亚历克斯还是没有回头。

刚才有一个瞬间我希望

女生宿舍二楼的走廊里

有一个帅哥

或者不帅的

坐着弹吉他

空气让他窒息。一点一点堵住他的呼吸道。

他觉得自己是生活在水里的哺乳动物。

海豚太吵了。太焦躁。

鲸。

幻想自己悬浮在水中,这使他呼吸稍微顺畅了点。

他又觉得此时,他应该有个伴侣。

环抱着他,将脸贴在他颈侧。有温热的呼吸。

他尝试幻想亲吻的感觉,应该有柔软的唇舌和气息。然后气氛会一步步,让人发热,然后变得激烈。

一切戛然而止。

耳机里的欢快旋律让他感到尴尬。

他只是坐在电脑前,一个人忧郁着。

一个大卫
临睡前粗糙的臆症

大爷说
他这是琵琶
大概也是陪了他多年的老伙计了

摇滚live
也算是纪念吧(・ิω・ิ)

大概是一个反派

热烈渴望被爱是正常的吗?还是说这只是弱者的无病呻吟?毕竟强者不需要担心爱,也不需要担心不被爱。
果然只有像我这种卑劣低微的小丑才会有如此脆弱的想法。只有弱者才会仰慕别人的强大。实在是太廉价了。
真正的强者只会始终如一地骄傲地面对一切。无数的先者都是这样的。
如何做到这一点?该如何?
不要再相信眼泪。不要相信什么爱。